祀簌菌

希望自己笔下的文字能有一种苦涩后的回味,焦灼后的会心,冥思后的放松,苍老后的年轻。 祝愿你,也祝愿我。

我画画太丑被踢出去了。
一个双色发异色瞳的裘克,虽然越看越不像裘克。

私心裘杰

粉丝才是导致一切的缘由

看了那么多发言,也没搞清楚你们到底在吵吵什么。

本来这件事是吃瓜态度,有句话说的很对,人无完人,就算这些事到底有没有实锤,到底都不会影响到老白很多。

然而正主还没开始澄清,某些名为“真爱粉”实则脑残粉就开始洗地。

这一洗地看的我尴尬极了,一股子破站小学生发言。嘴上说着理智,发言一股子“你们虚伪粉丝,呵呵”的意味。

求你们少说两句,这个世界肯定会更和谐一点。

说到底撕也是粉丝撕起来的,也不是所有的白黑都是伪粉。

更何况某些言论还去cp的tag里说,黑粉也就这么来的。

琐事

本来以为这辈子不会再喜欢主播,电竞选手了。结果被魔人圈粉了...
可是很怕他们也会像我曾经喜欢的那些一样,永远永远成为回忆。所有的歇斯底里全都是徒劳。

如果他们像欲沐一样我可能也不会想那么多...
总之有点把还未燃尽的爱继续下去一样。

希望伪白好好的,真的。

[柚天]电竞AU 不要gay了快结婚

Summary:电竞AU 不喜勿入。
如果有人想看后面我会接着更_(:3写着写着就感觉到电竞跟其他竞技的相似性了。
一个人的巅峰期也只有那几年,未来的不定数,辛苦再重复。

——————————————

金博洋第一次知道羽生结弦是他在家里看喜欢的主播沙沙打游戏的时候。

主播沙沙日常打亚服[1],一口流利的中文英文,据说这位主播还会很多别的国家的语言,口技不错关注了。

这局开始的时候,沙沙坐在屏幕前大喊:“我靠对面有yuzu啊!”

这局结束的时候,沙沙看着屏幕的战败:“yuzu太厉害了啊!”

然后金博洋在沙沙的大呼小叫下记住了这位叫yuzu的选手。

金博洋第一次排到他是在他打职业比赛之后...

[柚天]symphony

小学生文笔,意识流,一个互相暗恋和表白的故事。我爆吹《symphony》这首歌!强推MV!

~~~

他听见冰刃划过冰面,点起的冰在空中短暂的飞舞,又幕一般的降下,洒在冰面上,汇聚着所有日光灯的颜色打在他心上。

他看见汗水低落,离心力又把汗水挥洒出去,尖叫声盘旋在他周围,随着那颗心,天旋地转。
他在场外,亦也如在场内,一刃划过,冰被切割成雪,如粉笔在轻轻的在黑板上写下代数,亦如梦里的那片麦田,金黄着翠绿着,谷子和着风扑面而来。

“I just wanna be part of your symphony.”

四周跳和着小提琴声,踩在冰面上,金博洋在看着羽生结弦,即使没有亮片他也闪烁着耀眼的...

那人一丝不挂,却套着一个粉色的围裙,脖子上的玉也有着主人的温度。你顺着若隐若现的线条看过去,他竟然带着vr眼镜玩着电脑里的游戏!

我,想.........

_(:з」∠)_
看了一下评论,可以猜测是老高→欧阳了,而且作者说介绍的时候有伏笔,约莫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谈恋爱”
新更新看的我心里一丝甜蜜一丝绞痛。
而且作者没有说是be!!!四舍五入可以相当于he了[并没有]

而且说会有刀子的话_(:3好怕太太们写的令人担心的局面会出现啊

来自评论

陆信,信者,言出必行。

美妈超可爱哒

【舞妈舞】一个小日常

我心中的舞妈,二人,甜起来很认真的甜,所以ooc会有点严重orz
一个小短片: p食用愉快

黄梓被阳光刺着眼醒来,太阳把窗帘掀了个角拍到了他脸上。他伸手摸了一把硬生生的另一半被窝,才想起来昨天陈昭宇说家里有事,要回家住几个晚上。

他揉了把眼去摸床头的手机,摁开发现才八点,扭头闭了眼,打算再睡一会。

然后他躺了一会,反手摸了半天,把王老五的枕头扯到自己臂弯下夹着,然后睡着了。

再醒来就是被电话吵醒,他把手机扒拉开扣在自己脸上。

陈昭宇说:“喂喂喂?妈宝宝,还没起床呢?”

黄梓闭着眼回道:“恩。”

“我过两天就回去了,要在这边呆两天。”

“恩。”

“我妈还说让我早点带女朋友回来。”...

1 / 3

© 祀簌菌 | Powered by LOFTER